天津体育局 [渝医战疫日记|重医附一院张梦成:一封特别的感谢信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20-03-13 00:40:49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语硕士论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患者写下感谢信。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20年3月11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点:武汉市第一医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录者:重医附一院援武汉医疗队队员、妇科护士 张梦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援湖北已经快一个月,期间发生了太多令人难忘的事情。我最想讲述的是一个倔强可爱的73岁小老头儿,他看上去很年轻,我一直叫他祁叔叔,有着53年党龄的他是我们收治的首批病人中的一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祁叔叔刚来的时候属于危重,但是意识清楚,往往这样的病人承受的心理压力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他的责任护士,第一次给他输了莫西沙星消炎,输到大约150ml的时候他说不舒服,我赶紧跑过去,问了相应的症状过后,再拉开他的衣服查看,血管沿静脉走向成红索状。我的专业和经验告诉我,这是发生了静脉炎,需要重新穿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是压抑得太久,亦或许是受到病情的折磨,一向少言寡语的他突然就开始发难,说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,怪我同事穿刺不成功,态度强硬,咄咄逼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实话,我从他的骂声中,感受到的是他满满的恐慌以及无助,在这陌生的环境里,他是一个70高龄的患者,没有熟悉的亲人在旁照顾,能不能挺过去都是一个未知之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那一刻,我挺难受的,心里比鼻子两侧的压出的红印还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他心情平复了一些之后,我穿着笨重的防护服,弯着腰握着他的手,尽量跟他目光平视,耐心地解释了很久,也找了医生来做思想工作,他终于同意重新穿刺,但不愿意继续用这个药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给他另外一只手重新进行穿刺,或许是我之前的安慰起了作用,他露出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个笑容,又特地看了一下我的衣服,记住了我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医附一院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张梦成。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慢慢地,我们熟悉了起来,每次如果我上白班,他都要求我来输液,说我打针不疼,精神好的时候,还笑着开玩笑,叫我张老师。有时候晚餐吃得早,他又是男同志,饿得就比较快,又不能出去,这个时候就只有拿出我的小饼干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祁叔叔出院那天我没有上班,但是看到了他给我们写的感谢信。据说因为没有A4纸,他就在餐巾纸上写好了,交给值班医生的时候特别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确诊以来,祁叔叔一共住了4个医院,从开始的高热半昏迷,满肺的炎症到现在符合出院的标准,他心里充满感激。对了,他还特别提到感谢护理团队,不怕脏不畏困难,不怕病人闹情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祁叔叔做了一个约定,如果他来重庆,我就请他吃火锅,如果他隔离完了我们还没走他就请我去黄鹤楼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”当他说出这句刊的时候,我知道,他把我们这群“蓝衣人”当做了朋友、亲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刘艳/整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 报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报料QQ:3401582423。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12966253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